應家網-中國應家鄉新聞門戶

海寧污水罐坍塌事故親歷者:污水跟泥石流一樣沖進了工廠

2019-12-05 22:53:17     來源:中新網     責任編輯:李娜

  海寧污水罐坍塌事故親歷者:污水跟泥石流一樣沖進了工廠

  “聽到爆炸聲后,污水一秒鐘就沖進了廠房,跟地震了一樣。”12月4日下午,受傷工人吳斌向記者回憶。此時的他在病床上打著吊瓶,語氣虛弱,尚未從昨日事故的驚慌與傷痛中解脫出來。

  12月4日凌晨,據浙江省海寧市政府官方通報:12月3日17時19分,海寧市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發生一起因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污水厭氧罐倒塌導致的安全事故,附近兩家企業的相關車間被壓垮。

  12月4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在事發現場看到,蕩灣工業園內有多家企業,龍洲公司的污水處理廠是其中之一,與該公司的生產廠區僅一街之隔。倒塌污水罐直徑約3米,高度約為15米,位于污水處理廠西北角,屬于該廠三個污水罐中較大一個,污水罐倒塌后,罐體壓垮了臨近一棟5層廠房的一、二層墻體、門窗,并壓爆了園區外的一處蒸汽管,將附近直徑約20厘米的樹木攔腰斬斷。  

  根據海寧市政府最新消息,事故現場共搜救出24人,其中9人死亡,4人重傷。4日凌晨,海寧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海寧市應急管理局局長、新聞發言人俞曉華表示,事故發生后,海寧市應急管理局第一時間啟動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同時聯動公安、應急管理、消防、衛健和屬地許村鎮,包括海寧2支民間救援力量共500余人參加搶險施救。

  記者了解到,涉事企業主要責任人和相關責任人已被公安機關控制。政府將針對全市印染企業及類似高危行業進行全覆蓋逐戶排查整改。

  “污水一秒鐘就沖進了廠房”

  吳斌今年37歲,有三個兒子,大兒子18歲,小兒子只有兩三歲。去年,他關掉了“生意不景氣”的飯店,和妻子從河南鄧州老家來到了蕩灣工業園的一家紡織廠工作,他做機修工,妻子做紡織工,兩個人的月工資加起來有一萬左右。

  吳斌告訴記者,3日下午事發前,他和妻子正準備去吃晚飯,然后再工作到七點下班,他先從二樓辦公室來到了一樓。

  “聽到一聲爆炸聲后,污水一秒鐘就沖進了廠房。”吳斌說,當時的感覺“跟地震一樣”,他意識到可能是污水罐爆炸了。據他介紹,污水罐離他的工作車間只有“兩三米”,此前他曾隱約覺得這種距離可能有安全隱患,但從未跟老板反映過。

  罐體接連砸毀了紡織廠和污水處理廠之間的隔離墻以及車間外墻,“污水和磚頭都涌進了車間”。吳斌隨即被磚頭壓倒在地上,車間內兩米高的機器也被沖到了電梯口,他掙扎著爬起來后開始尋找妻子,發現妻子被成捆的布料壓在了污水里。當天恰逢大兒子也在廠區,他和兒子花了十幾分鐘終于把妻子救了出來。

  “把我妻子救出來后,我身上全都軟了,一點力氣也沒有。”吳斌說。

  得知消息后,吳斌同在海寧的姐夫屈臣(化名)立刻趕到了工業園,此時夜色已濃,污水仍能淹沒到膝蓋,散發著他“說不上來的刺鼻味道”。他看到吳斌夫婦癱躺在離廠房門口一二十米遠的地方,渾身都是黑泥,其中吳斌妻子的傷情頗為嚴重,已經“奄奄一息”。

  “喊她只能答應一聲。”屈臣說,他隨即撥打了120,但沒等到救護車前來,就自行打車把吳斌夫婦送到了離工業園較近的海寧市中心醫院。

  據他介紹,經醫生診治,吳斌的胃部蓄積了少量污水,有些皮外傷,“不是太嚴重”,但她妻子的肺部吸入了大量污染物,“要嚴重些”,“3號晚上,呼吸機一度都沒用了,醫生給她做了緊急手術,目前還沒有脫離危險期,在重癥監護室搶救。”

  “我平時那個時間都在工廠里,就昨天沒在,如果在也來不及(逃出來)”。在病房里,吳斌的一位王姓老板慰問他時表示。據他介紹,紡織廠和污水處理廠本來有一墻之隔,但“空心墻本來就不結實”,更難以承受污水罐倒塌后造成的強大沖擊力,“污水跟泥石流一樣沖進了工廠”,算上吳斌夫婦,廠里共有10人“受傷”。不過,由于官方尚未公布逝者身份,該廠“受傷10人”中是否有遇難者尚無法確認。

  一名孕婦遇難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官方公布的9名逝者中,包括一位已懷孕五個多月的孕婦。

  12月4日下午,記者在這位孕婦的家里見到了她的姑姑陳淑云(化名)。陳淑云告訴記者,她的外甥女和丈夫在蕩灣工業園開有一家紡織廠,也在污水罐旁邊,因為已經懷孕,外甥女平時不常去廠里,當天由于“貨比較多”才去幫忙,不料突遭橫禍。

  一位當時參與救援的村民回憶,自己當時正在家吃飯,接到遇難孕婦父親的電話后,六點左右和兒子趕到了工業園參與救援。“當時廠房內已經被沖的亂七八糟,到處是成捆的布匹”,“污水快到膝蓋了,好臭的。”該村民說,大家根本不知道人在什么位置,只能“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找”,最終在廠房門口一輛面包車的車底下找到了人,他推測朋友的女兒可能是被污水沖出了廠房,后來被門口的面包車擋住了。

  該村民告訴記者,眾人將她送往醫院后,又繼續尋找她的丈夫,凌晨兩點左右,發現其丈夫也已遇難。

  “我姐姐當時為了救女兒,在污水里站了很長時間,現在一只腳可能中毒了,全都黑了,走不了路,還在醫院里。”陳淑云透露,家里其余人目前大多在海寧市政府等待處理結果。

  大量布料被浸毀

  同樣無所適從的還有一批布料店老板,這些老板均有數額不等的布料被污水卷走,浸毀。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兩段現場視頻顯示,污水罐倒塌后,罐體碎片將附近數輛汽車的車頂、車窗砸穿,車體變形;黑色污水沿園區街道順勢而下,水中漂浮著大量成捆布料,沿途汽車也被席卷其中。

  一位布料店老板告訴記者,她的布料店就在工業園門口,日常會把布料運到工業園的一家紡織廠加工,有訂單時直接賣出。

  事發當日,她的丈夫和哥哥,以及自家雇傭的三名工人都在紡織廠干活兒,下午三點多時,其中一名工人因為臨時有事提前下班,其余四人也都提前收了工。

  “要不是這名工人臨時有事,我家五個人也逃不出來。”她說,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還后怕,當天整晚都沒睡著覺。

  但給她加工布料的紡織廠老板一家則沒能躲過這一劫,據她透露,事故中,該廠老板的妻子和兩名工人不幸遇難。

  此外,她表示,自家有價值約四十萬的布料被污水浸泡,目前已被官方運走清毀, “(遭受損失的)不止我們一家,大家還不確定需不需要通過起訴龍洲公司挽回損失。”

  監管真空

  事故過后,工業園內紡織廠和污水處理站的“安全距離”是否合規成了附近村民談論的焦點。

  “廠房和污水罐建得這么近,老板真是要錢不要命。”工業園外,一位村民看著被罐體砸穿的廠房感嘆道。

  一位在附近居住了近20年的居民告訴記者,她已經記不清龍洲印染廠的污水處理站存在多久了,但蕩灣工業園則是近兩年才有企業入駐。

  海寧市政府公布的一份龍洲印染公司環境信息公開文件顯示,該公司的污水處理站1998年投運,處理能力為8000噸/天。2005年,該公司完成了污水處理設施改造項目,海寧市環保局對其進行了驗收。

  “最基礎的是要符合《建筑設計防火規范》。”一位安評機構的技術人員告訴記者,根據這項規范,廠房和污水罐的距離至少應在10米以上。




老11选5跟号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