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家網-中國應家鄉新聞門戶

消失的4500萬銀行存款:兩套蘿卜章,均騙過了銀行

2019-12-06 01:04:05     來源:中新網     責任編輯:李娜

  消失的4500萬銀行存款

  犯罪分子高息誘惑公司到指定銀行存款,而后用“蘿卜章”騙過銀行盜取;該公司老總與中間人簽了不查詢、不開短信提醒的承諾書

  “我從來沒想過,存到銀行里的錢也能丟了。”王向陽(化名)五樓的辦公室略顯空曠,在一角的紅色木質椅子上,他眉頭擰在了一起。

  王向陽是河北陽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2年,為獲高息,王向陽委托該公司會計主管李某卿在元氏縣某銀行開立企業一般存款賬戶,后陸續存入款項4500萬元。兩年后,陽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因經營需要用款到該行取款時,卻發現巨額款項不翼而飛。陽天通信要求該行履行兌付義務,遭到該行拒絕。隨后銀行選擇了報警。  

  隨調查深入,一位名為魏彥軍的人進入警方視野。警方調查發現,2012年8月份至2013年12月份期間,魏彥軍一伙使用假章,先后多次把上述公司的款項轉入一家名為石家莊德天貿易有限公司的賬戶之中。石家莊德天貿易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便是魏彥軍。其間,因陽天通信曾更換過印鑒,魏彥軍一伙制造了第二套假章,并再次騙過該行成功盜取。

  業內人士透露,銀行有電子驗印系統自動核對,“蘿卜章”很難通過。該人士稱,“如果章明顯不同的話,銀行肯定有責任,且有可能要追責。”在此案件中,銀行是否具有責任,各方聲音并不相同。有律師認為銀行無責,“銀行做的是形式審查而并非實質性審查。”也有說法認為,銀行作為專業的金融機構,有義務核實企業所預留印鑒和偽造印鑒是否一致。

  消失的4500萬銀行存款:多次被轉入陌生人控制的公司

  王向陽始終搞不明白,為什么他存在銀行的錢不見了。

  王向陽是河北陽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陽天通信”)的總經理。位于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的通信公司是一家夫妻企業,其法定代表人是王向陽的愛人。不過,日常公司經營均為王向陽在負責。“我都沒臉給老婆孩子說這件事情。”在他的辦公室,王向陽雙手攤開,苦笑道。

  這一切源于7年前。2012年8月份的一天,陽天通信會計主管李某卿和翟某罡(中間人)敲響了王向陽辦公室的門。那天,他們給王向陽帶來了一個消息:“一家銀行完不成儲蓄任務,要吸收存款,給的利息很高,月息最少是1.2%。”正逢時。王向陽旗下公司賬面上恰好有一筆錢,正在尋覓理財產品。他囑托李某卿全程負責此事。

  王向陽想起,他曾經和翟某罡(中間人)簽訂過一份“特別”的承諾書。這份承諾書的內容為:存款期限一年,不查詢、不提前支取、不開網銀、不開短信提醒。時至今日,王向陽已經記不起簽訂這份承諾書的具體日期。“看到這份承諾書的時候我遲疑了一下,但是因為畢竟是存到銀行里的,我想了想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就同意了。”雙方最終敲定,月息1.4%。

  兩年后,東窗事發。因新建一廠房,王向陽以年末需結算工程款為由將公司財務主管李某卿叫到辦公室,要求其將已經到期的兩千萬元取出來。事件展開并不順利,王向陽被告知,“銀行資金池里沒錢了,需要等一段時間。”等了一兩個月后,對方一拖再拖,王向陽發覺事情不對勁。看到對賬單時,王向陽愣住了:公司的賬戶中余額只有八百元錢。

  2016年10月,陽天通信選擇將其開戶存款的上述銀行訴諸元氏縣人民法院(此案因先刑后民,民事訴訟中止)。隨后不久的2016年11月20日,該行也報案。報警記錄顯示,該行工作人員李永彬稱在工作中發現儲戶“河北陽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賬戶內資金被人轉走,涉案金額巨大。2016年12月12日,元氏公安局立案偵查。

  元氏公安局偵辦此案的過程中,一位叫魏彥軍的人逐漸浮出水面。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陽天通信陸續將人民幣4500萬元存入上述銀行。不過,這筆錢卻在2012年8月份至2013年12月份期間,先后多次被轉入一家名為石家莊德天貿易有限公司的賬戶之中。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魏彥軍。

  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里,魏彥軍是誰?存在銀行里的錢是如何“不翼而飛”的?這兩個問題一直困擾著王向陽。王向陽的外甥張永峰一直在公司里任職銷售,張永峰回想起來,王向陽多方打聽到魏彥軍位置之后,曾經帶自己在石家莊市區的如意大廈見過魏彥軍一面。

  “那天,跟往常一樣,老舅讓我跟他一起出去辦事。魏彥軍的公司就在石家莊市區的一座寫字樓內。”至于那天談話的內容,張永峰并不知道。當時王向陽已經發現公司賬戶的錢不見了,王向陽告訴新京報記者,“我那天就想問問他,錢去哪里了,是怎么被轉出去的。”不過他并沒有獲得任何答案。

  兩套蘿卜章,均騙過了銀行

  隨著警方調查逐步深入,越來越多的細節浮現出來。這場騙局始于2012年的4月份。據記者在裁判文書網看到的刑事判決書,魏彥軍向警方供述,他和兩位同伙(史某章和許某柱)在一次茶歇時,聊起一條“生財之道”:找企業去銀行存款,偽造公司的財務章、公章、委托書在銀行把賬戶的密碼支付器和公司的轉賬支票騙出,再將這筆錢偷偷取出來通過其他平臺收取高息。待到期,再將這筆錢轉入公司賬戶平賬。

  “銀行以為我們是存款公司的人,存款公司以為我們是銀行的人。”魏彥軍供述,“因為許某柱(其同伙)以前是辛集某銀行的行長,對業務十分熟悉,他負責出謀劃策。”另魏彥軍供述稱,史某章在和存款公司的人見面時,自稱上述銀行行長。

  魏彥軍交代,為了證明蘿卜章取款的可行性,魏彥軍一伙做過一次實驗,他的目光瞄向上述銀行。據魏彥軍供述,在案件之前,他們曾經拿著印有偽造的某同伙單位公章的委托書、公司的證件、法人代表的身份證復印件到過一次上述銀行。實驗結果令人“滿意”:魏彥軍成功用這些材料在對公賬戶窗口領出密碼支付器和轉賬支票。這讓他們開始大膽用假章作案。

  刑事判決書載明,用假章“實驗”成功后,魏彥軍一伙開始分頭尋人“拉存款”。在魏彥軍和王向陽之間,依次存在馮某芳、翟某罡(又叫老宋)、李某卿等多個中間人。其中李某卿是陽天通信公司原會計主管。

  據記者在裁判文書網看到的刑事判決書,魏彥軍向警方供述稱,2014世界杯網,我和小馮(馮某芳)說現在銀行有高息攬儲的業務,大概過了幾天,小馮給我打電話說她那兒有一個客戶想存銀行(拿)高利息,有1000萬,然后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史某章(魏彥軍同伙),他說讓那個人去元氏縣那家他們“實驗”成功的銀行開戶存款就行了。這個客戶就是“河北陽天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之后,他們(河北陽天通信)在元氏縣上述銀行開了戶,并存上了錢。




老11选5跟号专家预测